能帮就帮续服务社会‧孙艪华:我问心无愧

能帮就帮续服务社会‧孙艪华:我问心无愧(柔佛‧新山)因处理投诉事件意外捲入命案遭警方扣留5天的马华士都兰达拉支会主席孙艪华,今日(週日,1月11日)站出来澄清事件的来龙去脉,他对这起不幸事故感到遗憾,惟强调自己在处理有关投诉时秉持中立和客观角度,因此问心无愧。他也表示,经历了这件不如意的事,他对社会服务仍不灰心,会抱着能帮就帮的心态,完成他能力範围所能及的事。他透露,如果马华的纪律委员会要求他协助调查此次的风波,他也会全力配合。配合纪委会调查风波孙艪华坦言,他自2001年处理投诉个案以来,一直都有面对生命受威胁的準备,但他怎样也想不到,会因为协助当事人处理投诉案件而捲入命案,甚至遭关押在扣留所。询及被关押的感受时,他一反平常硬汉的形象,在记者面前红眼掉泪,语带哽咽说,被警员上手铐、穿扣留服及关在40人的扣留间内并不好受,最令他难受的是,母亲和妻子因为他遭受很大打击,也为他感到担忧和难过。他形容,在扣留所内的时间度日如年,这种感受不是所有人能理解。“我本来是要帮事主求证一些事情,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所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事情发生后,我没有逃避,而是全力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经历了一连串事件,包括因处理中国客工遭拖欠薪金课题遭起诉索赔500万令吉,又遭遇了今次的风波,孙艪华表示,他不会因此从岗位上退下,而是会在自己能力範围内,继续为民众服务。书面解释调解细节针对职业仲介人黄祥恭在调解过程中因心脏病爆发猝逝事件,孙艪华以书面解释几项调解过程的细节:1. 事主问黄祥恭何时可以还钱,对方回答“下週二”。事主反问说:“这幺多个下週二,到底是哪週二?”2. 我问黄祥恭捲走这笔钱的人,他表示不要害别人,会全权承担此事。事主见黄祥恭又推搪,气急败坏掴了对方一巴掌,当时除了我们3人还有事主的堂弟在场。3. 眼见协商气氛转坏,我建议并答应陪同黄祥恭前往警局报案以解决此事。黄祥恭却高声指责我说:“不关马华的事,市议员又怎样?”那时,事主的另一名友人下车,快速上前掴了黄祥恭两巴掌,后者随即高声赶我离开,说他本人会和事主解决问题。4. 眼见黄祥恭情绪激动拒绝我的协助,为安抚对方,我回应:“好,既然你不要我的协助,那你们就自己解决。”然后,我就自行离去。不久,我发现事主的文件留在车上并拨电告诉他。约5分钟后,事主前来索取文件,我便驱车离去。5. 调解过程不超过15分钟,全程都在屋外进行。6. 约凌晨4点,我接到事主的来电,指警方要求他前往警局协助调查掌掴黄祥恭事件,事主要求我一同前往警局作证,协助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7. 我在约凌晨5点半到达士姑来警局,等到早上约6点,才从查案官口中得知黄祥恭已经过世,所以我主动备案,并同意协助警方调查此案。孙艪华澄清报章报导1. 黄祥恭妻子说,她不明白为何欠1万3500令吉却需要还两万?答:当晚我并不曾提及任何数字。2. 黄太太说,该笔钱被一名负责官员“亏空”,丈夫被迫背黑锅,频遭人追讨欠款。答:我已经建议黄祥恭报警并说出负责官员的名字,可是他拒绝了我的要求。3. 黄太说事主找上孙艪华调解此事,丈夫这一年来也没有逃避责任,应孙艪华的约见面,多次到事主的咖啡店交涉。答:我从未亲自约见黄祥恭,且至今仅见过他两次。4. 黄太谴责孙艪华在处理纠纷时,已表明不接受金钱、商务和桃色纠纷,为何却在这件含有金钱纠纷的事上打破立下的原则?答:在了解之后,我发觉该事件并不是金钱或商业纠纷,而疑似诈骗案,所以才答应介入协商。5. 黄太说这件事后我不该再出来为民解困,因为从这件事看来,我根本无法完美解决问题。答:本人自2001年开始处理投诉个案,不求完美。在此事件发生后,我依然问心无愧,依然为民服务,不求任何回报。免代理拒还钱找人陪同作证不愿具名的咖啡店东主今日(週日,1月11日)现身澄清说,他找孙艪华帮忙,主要是孙艪华纠纷触及官方课题,因为这名代理一直推说他缴付的逾1万令吉已被移民厅相关官员挪用。孙艪华因为他的事无辜遭警方扣留,他对此感到很不好意思。另外,他当天也找来堂弟和3名友人出来,是希望他们为他作证,以免这名代理又再次拒绝将钱还给他。他声称,他与这名代理为了钱财疑遭欺骗的事已经交涉了9个月,而在追讨这笔钱的时候,多次被不同的理由搪塞,找人一起陪同,纯粹为了有人替他作证。这名咖啡店东主坦承,当天因为这名代理态度和语气很不好,加上对方又推说下週才还钱给他,他一时心急才动手掌掴对方。他透露,在短短不到15分钟的交涉过程中,该代理前后遭他们当中的3人掌掴了4个巴掌,当中包括他的一名友人,因为遭对方“问候老母亲”而生气掴了对方两巴掌。他说,整个事件都在该代理公寓单位外的楼梯口发生。当孙艪华被骂走后,他和其他4人也仅是逗留5分钟左右就跟着离开。“离开前,对方答应下週二还我5000,之后还跟我握手言和。我们离开前,因为担心他反悔,所以用手机拍了对方的照片。”他声称,他们5人离开前,这名代理还好端端的坐在楼梯口,脸上也无异样。他说,警方于凌晨3点多找上他的餐馆时,他以为对方因为掌掴的事向警方投报,他后来前往警局,并应警方要求致电将所有人找来包括孙艪华,当时大家都不知道这名代理已经猝逝。‧2009.01.11